首页 美文经典美文正文

疯姐

only 经典美文 2021-08-26 03:22:08 81 0

姐姐小时候念书很好,回回考第一。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,一个妹妹,也就是大哥、二哥和我。大哥比姐姐小两岁,大哥也学习很好。只是家里很穷,根本供不起两个人读书,再说二哥年幼,父母又忙于生产队种地,勉强把姐姐供到五年级,就让姐姐辍学了。

母亲说,姐姐心很灵,学什么会什么,搓莜面鱼鱼,鱼鱼是在案板上搓成的,姐姐个子矮,探不着炕沿边的案板,得踩个小板凳,才能搓鱼鱼。再用扁擦擦一大盆土豆丝和腌好的甜苣菜拌起来,当菜。放在鱼鱼下面和鱼鱼一起蒸。等父母收工,大哥放学,姐姐已把饭做妥。姐姐在做饭的时候,用根长带子一头把二哥拦腰拴紧,一头再绑在后炕的一块大大圆圆的压菜石上。乡人每年四五月份都要出去挑甜苣菜,往往要腌渍三四缸,用那扁扁圆圆的石头压住。那石头沉得很,年幼的二哥是拖不动的。

姐姐长到十八岁,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,身材匀称、高个头,头发黑黝黝,眉黑、眼睛大,睫毛长。姐姐虽然长得袭人,但很稳重。大概是姐姐本身生性胆子小,也许是母亲对姐姐管制很严,从小就训教得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。方圆左右的人都很喜欢姐姐,都争着给姐姐找婆家,都想把姐姐介绍给自家亲戚。谁知介绍的人越多,父母越没有主张。

家乡地处离县城偏远的山洼洼,交通不便,地势不平,种地也不方便,吃水也不方便。村里大多数女子都想飞出山洼洼,嫁到离县城较近的平坦地带,或者找个在轩岗煤矿当工人的,还能吃上商品粮。后来父母商量了一番,也决定托人找个在轩岗当工人的,但是千访万寻终未果。母亲说,这人一出生,上天早已经给她配好了对。天注定是天注定,但人总得为自己的命运搏一下,哪怕身无缚鸡之力,也想试一把。

一个嫁在平川地带的女同学,给姐姐介绍了一个退伍军人,在村里当民办教师。那个年代,参过军的男人的条件应是不错,再加上在部队上训练几年,品行也应不错,还是通文识理的老师。两家一相亲,双方齐中意。据说那退伍军人长相也不错,配得上姐姐,又是离县城不远的平川地带,吃水方便,街路平坦,出入骑自行车,种地不多,收秋用马车拉。芳邻左右的人都很羡慕,虽然没有把姐姐说到自家,但也由衷地羡慕姐姐找到了好归宿。没过多久,两家就订婚了,又没过多久,一顶大红轿就把姐姐抬到了山下平川地带。

家人们都吐了一口气,说小时候姐姐为了照顾弟妹和做家务,吃了不少苦,这下应该是苦尽甘来。婚后不久,姐姐生下一男孩,很可爱。记忆中,我那小外甥,很聪慧,说话和走路很早。每次去了我们家总是跟在我和哥哥们身后,姨姨舅舅亲热地叫个不停,总是缠着我们给他讲故事。

真以为姐姐以后会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。谁知,小外甥四岁时,姐姐的家庭发生了婚变。姐姐的男人和原来的情人旧情复燃,逼姐姐离婚。姐姐的婆婆、大姑子、小姑子没有一个从中劝和的,都逼姐姐离婚,且不准带走孩子,这世上最痛楚的事情莫过于生离死别。我能想象到当姐姐离开那家家门,小外甥被强行抱在他奶奶怀里拼命挣脱、喊妈妈的情形。可怜的小外甥,只知道妈妈要去姥姥家,却不知,这一别,姐姐永无返回之日。而姐姐,全身只拎一装着自己旧衣服的包裹,一步三回头,她对儿子的不舍,她与儿子的诀别,那份揪心的不见血的痛,恐怕只有姐姐清楚。

自从离婚归来,姐姐整日把孩子的旧衣服贴在胸前,或是痴痴呆呆,或是泪流满面。姐姐想孩子想得夜夜睡不着,神思恍惚,说句想疯了,是最确切不过。众人都竭力劝姐姐想开些,可姐姐想孩子的痛是任何语言都无可消除的。

姐姐的日子在想孩子的痛苦中浸染着。邻里左右同情姐姐的遭遇,积极帮着给姐姐重新说媒找婆家。姐姐25岁那年再次嫁到平川地带,男人是木匠。婚后一年,姐姐又生下一男孩,许是姐姐把对前一个孩子的爱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孩子身上,对这个二儿子溺爱无比,百依百顺。二儿子长相也像姐姐,清秀俊气,学习也好。可叹的是天不佑人,灾难再次降到姐姐身上。二外甥十五岁时,被半夜入院行窃的贼人,当头砸了一棒,后来由于头晕、头痛而辍学。那时候家人都愚昧,不懂得给二外甥看病。直到后来二外甥得了怪病,见什么烧什么,砸什么,这才想起上医院,医生说,二外甥患的是精神分裂症,常年吃药,却也不很见效。二外甥经常徒步或者扒火车外出,曾被人抓住当过劳务工,被人打得遍体鳞伤。他在外流落时候,身无分文只能露宿街头、厕所、车站。好在他记得家中电话,总是被好心人或者警察遣送回来。被遣送回来的二外甥不仅得了白癜风,原本满嘴齐刷刷的白牙齿,被打得只剩几颗;原本青春帅气的男儿,面容变得黑瘦干瘪,酷似六七十岁的老头儿。姐姐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,也得了精神分裂症。但姐姐的症状比外甥轻些,平时只不停地喃喃自语,最严重的时候是疑心别人对她不好,蹦跳起来骂人。然而上天依然不睁眼,外甥和姐姐相继得了精神分裂症不说,姐姐的大姑子、小姑子、小叔子,一个个死的死,疯的疯。风水先生说她家院子风水不好,有邪气,建议姐夫搬出来。

姐姐一家从旧院搬出,外甥和姐姐病情并没有什么变化。母亲托人四处想办法,寻精神病院、找偏方、求“蛇仙”、拜庙宇、拜观音,皆不顶事。后来听人说崞县城有个老中医,专制疑难病症。母亲便带她和外甥去崞县城看病,但不起任何作用,还需服用从精神病院开出的西药稍稍减轻病情。

可怜的姐姐,她不能和正常人一般与人交往处世,不懂得穿戴,不懂得享受,也无心享受。但她的记性极好,她记得自己存多少钱,很节俭,她舍不得在自己身上投资一分钱,只想着有朝一日他儿子的病好利索,给他娶房媳妇,传宗接代。她对亲人的感情依然,每次我们去看她,她总是不要我们的救济款,还给我们带不少当地特产。她很少上街,也无电视看,每买一个电视机就会被外甥大卸八块。姐姐的生活是整日呆坐在家喃喃自语,自语的内容无非是关于小外甥生病事情和从哪里给小外甥娶媳妇。或者埋头睡觉。姐姐不与村人接触,不了解世道变化情况。但每次打电话,却嘱咐我骑车不要胡思乱想,姐姐这一语中的。因为我不管是走着还是骑车坐车,心里要么想单位的材料怎么写,要么想散文作业的内容,要么想我所办的两个诗词培训班的事,因为胡思乱想我常常闯红灯,与骑自行车的撞过两回、撞到树上几回、坐车错过点的也不稀罕。每次跟姐姐通话以后,我会注意几天,但隔几天就忘记了,俗事太多,我无奈啊。姐姐倘若知道我总是胡思乱想,必定会给我担心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可天不老,姐姐却渐渐趋老,实乃不平。外甥不好,姐姐就不好,姐姐不好,全家人岂能放心。我不知姐姐的苦日子何时才能到头?

爱文笔_aiwenbi.com
版权声明

声明:本站(非盈利网站)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aiwenbi.com/jingdian/87308.html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