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写景美文正文

冬日清溪河随想

only 写景美文 2021-09-03 00:49:39 64 0

在我眼中,冬日的夕阳依然温存,依旧红晕,让人情不自禁想去读懂这样一段诗篇里的寓意;又让人苦思冥想,这样一幅画卷里深藏不露的那些隐忧。远处的清溪河深邃无比,与夕阳相依偎,与晓月相遥望,让人觉得,这尘世间,总有一些邂逅令人怦然心动;又总有一些语言显得多余。

夕阳西下时,立于清溪河之畔,朝不远处望去,素墙青瓦之中的肃穆,被润开一片片的柔;层层叠叠的马头墙,被涂上一层层的暖。光阴,即是如此,从容不迫,世人皆以为光阴无情,却不知这无时不刻不在的景物更迭之间,皆有她深情的拥怀与造化。

虽然,冬日的夕阳之下,北风毫无情义地裹卷起仅存的秋叶,四下里飘落,然而树的细枝未节却因此而变得清晰起来,没有了叶的遮掩,它们的心事是如此地轻松易读,每一根枝梢都指向天空,每一根枝梢都紧依树的躯干。原来,留恋是它们仅存的尊严与坚韧。偶尔地,几片叶子从树梢跌落,翻滚着、踉跄着,最终离我们远去,但是这些并不能减去清溪河内蕴中的那份清流澈。

清溪河,这个时候总是显出几份落寞的,往日有些污浊的河水,经过治理已焕然一新,流淌着淡淡的绿意与纯净,这是让人无比欣喜的事情,仿佛就此有了源源不息的生机,终日牵引着每个被清溪河育养的小城中人,梦境随之幽幽、心思因之跌宕。

不轻易被寂寞绑架,更不轻易为外物所困扰。我眼中的夕阳有着这样的魅力,亦有这样的胸怀。揽层云入帘,容天地为幕,晕染之时的手笔,更不是用寻常二字便可形容。所以,当你拥有并参透时,就不会只当作是一次若有若无的存在。与清晨初起的朝阳相比,夕阳,或许更具有诗人般的气质,阅尽一日之中的人生百态,便也算是添了一份沧桑与领悟。人生,亦是如此,若想有所思有所悟,必得有所历练有所挫折。初始的,虽纯真,却无深意可言,更缺一份沧桑的美感。这个道理,我想经历风雨的清溪河,一定早已弄懂,只是,她从来都是沉默不语;或者,终究还是你不明白她的心事?

孤单的,只是你的心态,而不是,夕阳的本意。如你只懂用忧伤的胸臆去揣度夕阳,夕阳便会还以凄凉的颜色;而快乐的眼神中所映下的夕阳,一定是晕红而温存的,可以容下世间所有的欣悦,也可以冲淡世间那些无谓的名利与纷争。自然的玄机,其实不用费尽心思,只要顺势顺意而为即可。就让飘零的秋叶,随风而舞,舞尽她最美的年华,舞尽她最好的时光,之后,了无遣憾地告别。我们终究是要与昨天作别的,不如潇洒挥手,用快乐书写一首诗,用欢愉吟唱一曲歌。

不远处的学校操场上,经常会有喧闹声传来,孩子们的快乐总是很简单,一团小小的棉花糖,一个飘远的肥皂泡,都可以是快乐的理由;可以有太多的任性,太多的幼稚懵懂,而长大的世界里,有太多烦恼,太多奢望,又有太多的不满足,太多的情非得已。也许,不是因为我们自身,而是这个世间的生存从来就不是那么轻松。所以,在走向成熟的每一步中,会懂得一些,又抛弃一些,当然,不知不觉中,我们也会失去一些,生命中极可珍贵的,但是,与其去感慨生命之短暂,之逝去,不如好好把握当下的时光。因为生命是唯一,拥有生命的人,理应努力珍惜。无论用何种方式,都要尽力让生命呈现出像阳光一般的美好,像秋叶一般的深义,像清溪河一般的从容。

当光阴疲倦,行至万籁俱寂的边缘,清溪河固守最初的诺言,做一如既往的听众,听夜色诉说,看竹影婆娑。每日每时,从来如此,你关注也好,逃避也罢,一切,都不会改变。不染一丝尘埃,有如仙灵的超脱,毕竟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,万不能成为现实。因为,那些遥远的旅程,终会让我们一路风尘,不敢怠慢。

仿佛,有一个铿锵之音一直在耳畔回响,说着明月下的过往,讲着阳光中的未来,意犹未尽又飘然远去,只留清溪,梳理光阴。故乡深处,絮语长寄,那条不知名的河滋养着纯朴,孕育着童年往事,谁替我长书思念?谁,又替我唤回关于故乡的回忆?

如今,我终于明白,每天行走的途中,就是人生的一个片段,从一个小的起点到一个小的终点,看上去是微不足道,这其间一样有潮起潮落,一样也蕴含着时光的秘密。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选择自己合适的幸福。别人的生活,别人的幸福,你永远无从知晓其真实与深刻,或者痛苦深藏其中而不可言;或者快乐潇洒是基于一种知足和从容。既然,我们无从跟随别人的内心,又何必强求那些臆想中的虚荣,又何必去踩着别人的脚步而过?没有什么,会比自己的感觉和发自内心的快乐更重要。更何况那一小段人生之旅中,如果没有辛勤地耕耘,快乐地面对,将会是毫无意义的一程,不会在记忆的河流中激起任何波澜。而这一程,不论快乐与否,清溪河都一直是亲近而沉默的相伴,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城之中,经历世事沧桑,感受人情冷暖,总有适合她的情怀,总有你无法解读的感动和温暖。

版权声明

声明:本站(非盈利网站)所发表的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aiwenbi.com/xiejing/87448.html

相关文章